布鲁克林的爱情

大概只会窥屏了_(:з)∠)_

看了看乐乎然后仔细想了想
每个打群架和我一边的云梦
从来不奶
输出一流
比我还六
弄得我这个武当弟子
一愣一愣的



云梦小姐姐奶我一口吧好不好!!!!!!!【大喊】

老福特都快成我发牢骚的地方乐。_。
不行我要码文!!!!!




说着开始睡觉】

悄悄的说    新年快乐哇

愿新的一年里你们一切都好
【比哈特】

白(凤)狄(锦)。一个段子。

大写加粗烫花镀金ooc注意!!!!!!!!!
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剧情文笔等注意!!!!!!!!!!
如果还可以接受的话qaq
【悄咪咪的比哈特】


1.
那天的狄仁杰正追捕一盗贼,结果竟追到城郊那处荒塔那儿去了。那人手持一个巨大的鸟笼,里边有只巨大的白鸟,据说这可是城里贼有钱的那个李家的小儿子打猎时捕回来的,据说价值连城,这让李家嘚瑟了好久。

然后这鸟就被偷了。

说起来狄仁杰不能理解的是你偷就偷吧,偷只鸟干啥?你跑就跑吧,跑这儿来干啥?他看着那盗贼蹭蹭蹭三下五除二的用轻功跳到塔顶时还故意停了一下,像在等他似的。

2.
这么说吧,人嘛,帅不过三秒。

3.
所以在狄仁杰也噔噔噔的跳到塔顶时那人是懵逼的。

就差那么一点点!!!!

正当狄仁杰准备将那人捉拿归案之时,盗贼却把那笼子朝他扔来。
然后笼子里的鸟就因冲力而从笼子里砸了出来。
好巧不巧刚刚好的,
砸中了狄仁杰,
然后当场他就昏在了塔顶。

谁让那鸟那么大个儿呢。

4.
他在那儿躺了一夜,那鸟就在那儿守了他一夜。

不过这事说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堂堂狄仁杰能上刀山下火海居然会被鸟砸昏了去。

5.
总之,第二天醒的时候看到老大个儿白切鸡还是没剃毛的那种趴在那儿盯着他,吓得他一个鲤鱼打挺的就掉下塔去了。

虽说这狄仁杰吧,武功不赖,轻功对他来说也不是啥难事。但这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也就像个啥似的掉下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只白鸟也冲了下去,化成人形将他抱起,然后熟络的跳了下去。

6.
狄仁杰不是没见过妖,他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把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

还有这奇怪的公主抱。

7.
“多谢这位公子相救。”狄仁杰有些尴尬的的示意那人将他放下,然后抱拳行了个礼。
“你昨晚昏了过去救...”
“既然公子协助犯人逃跑,那就请和我走一趟吧。”
“嗯,嗯?不是我....”
“还请公子不要妄图以妖术挣脱,”狄仁杰不晓得从哪里掏出来一块令牌,在那人面前晃了晃。

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人可怕的很。

这就是为什么早起的长安市民会看到狄仁杰扯着一个带了手铐的白衣公子在街上快速穿过。

8.
“你可是这长安城治安官狄仁杰狄怀英?”那人想到了什么,抬头询问。
“...嗯。”
“哦,我是李白。”
“嗯。”

这人怎么那么冷漠,就因为丢了个罪犯?下次帮他抓回来不就得了?至于吗。

9.
在狄仁杰将李白丢进大殿的那一天,女帝武则天一看就愣了,立即将旁人遣下,说是要和李白单独谈判。
当然国家机密肯定是不容得旁人干涉的,可狄仁杰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也不得站在这大殿附近。这不,他刚走到离那一段距离的时候,明显就感觉到了结界,刚布置的,还是女帝亲自布置的,可见这次谈话有多重要。

虽然说到底狄仁杰是不太担心女帝的安危,毕竟人家一人就是十几只军队的能弱到哪去。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选择站在这距离结界才几厘米处,这样即使听不见也还可以看见。

10.
大概是李白说了些啥,女帝出来看见快要睡着的狄仁杰时松了口气,说:“怀英啊,以后李白就成为你的第二个助手了。”
刚开始狄仁杰还模模糊糊的,听到“李白”二字直接惊醒,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在这儿站了那么久,城内大大小小的事情不是全都丢给元芳去做?而且李白比元芳厉害的多,他既帮助了你也弥补了他犯下的错不是吗。
总之,多一个助手,事情也没那么难办了不是吗?”

看上去就是不想让他推脱掉,所以他只得答应。一旁的李白正用着块布擦着自己的剑,看不出什么表情。

远方正在处理夫妻吵架事件的李元芳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完美的........没有解决这个案件。

11.
于是李白就这么成了狄仁杰的搭档。他俩成为搭档要去捉的人,就是那个被李白“帮助逃跑”的人。

“你这次千万别给我出什么岔子,捉不到人我拿你是问!”
“不是啊,就算真捉不到也不能怪我吧,你这人怎么那么奇怪。”
“你放跑了我的罪犯还来跟我谈条件?而且你知道你有多重吗原型那么大个?”
“.....呵,你还想让我帮忙吗,嗯?”
“不必。”

语毕,狄仁杰转身就是好几个弹跳,从这处跳到另一处去了。

“诶等等!!”李白见状,慌忙变成原型飞着追了过去。

12.
经过了好几天的追捕,狄仁杰学会的就只有:1.不能喝罪犯硬碰硬;2.不能让李白耍酒疯,那天在酒馆可谓是记忆犹新,让他一连好几天都没法好好直视李白,尽管李白现在有点懵。

“我说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
李白抬头看着追逃犯追到塔上去了的狄仁杰,有些暗暗担心起他的安危来。

在塔顶的狄仁杰在扔出四五张令牌无果后,干脆拔出了他的绣春刀,跟着四张令牌一起向前丢,这才有效果。那逃犯几乎是在绣春刀划过他小腿时立刻跪了下来。
狄仁杰立刻冲上前去押住了他,可那家伙哪那么容易妥协啊,刚跪下没多久就开始挣扎,企图挣脱了继续跑。狄仁杰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抱着那人就往塔的边沿滚,最后一起摔了下去。

“卧槽你他妈的是疯了吗?!”
李白在狄仁杰掉下塔的一瞬间就冲了出去,化成原型接的稳稳的,还不忘骂一句。就留下被狄仁杰扯着的罪犯在持续性尖叫。

“没事我只是吓吓他而已,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你吗?”
狄仁杰若无其事的跳到地上,踹了踹躺在地上已经昏了过去的人:“喂,走了。”

然后就剩下站在风中一愣一愣的李白了。

13.
不得不说,李白还真的挺厉害,再加上他俩不知哪儿来的默契,合作起来一抓一个准一端一个窝,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一对儿呢。

时间一久,李白基本也就习惯了在追踪路上和狄仁杰吵那么一会儿架,在他受伤的时候帮他包扎,在他不顾他人劝阻从高处跳下然后化成原型去接住他然后朝目的地飞去。
狄仁杰也习惯了这么个“后背”,在他毫无顾忌的跳下去时接住他的人,在他心情低沉时使劲逗他开心的人,那个可以对他说出一切的人。

他信任他,他也信任他。

就好像狄仁杰就是李白失散多年的“凰”一样。

14.
没错,李白来到中原,就是为了找“凰”。

他还得感谢那个捉了他的人,要不是他,李白现在估计还在天边瞎转悠。

15.
坏人也捉了,架也打了,骂也骂过了,还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了,总该有点表示嘛不是?

所以今天的李白用自己掉的毛扎成了一捧,还特地找来了几块好看的布包了包,单膝跪地在狄府的院子中央。
他面前站着的是一脸卧槽的狄仁杰。

“怀英嫁.......”
“这毛是你掉的还是你拔的?”
“掉......”

狄仁杰脸上写满了嫌弃俩字。

16.
“虽然很嫌弃,但是我愿意。”

完。

彩蛋:

“还有,怀英啊,我不是妖诶不算是吧....我是凤”
“我说为什么你的原型不像我见过的任何一个!!!”
“慢着,‘见过’?”
“我祖上是阴阳师。”
“原来如此。”

感谢看到最后还不嫌弃的你!!!!!!【九十度鞠躬然后再比个哈特!!!!】

云吕。跨时空(一)

一个蛮久以前的香港电影的梗,还有烂大街的“我要你一分钟前记忆”梗等。
大写加粗花体镀金ooc注意!!!
私设多如狗注意!!!




王历3239年,王者大陆爆发内乱,“蜀”与“魏”反目成仇,战争一触即发。


“总…滋(电流声)…部呼叫…滋…S-W198…滋…滋…支援…”


约十分钟后。

“这里是总部,听到请回答。重复一遍,这里是总部听到请回答。”

“报告长官,S-W198与我们失去联系了。”
“S-W198?赶快找出是哪个198!”
“是长官!”
技术人员在键盘上拼命敲敲打打,眉头皱了又开,开了又皱,过了四五分钟,仍无结果。

“报告长官我……似乎没有这个S-W198……S-W编号的只有两个部队,一个1987和1989,而他们都未出战。”
“怎么可能?!”被称为“长官”的男人难以置信的喊道,思索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不安,“你继续联系其他队伍!”
“是!长官!”

男人转过身,大跨步的走出控制室,速度很快,表现的有些着急。

刘备啊刘备,我早就说过这个计划行不通。
不仅S-W1983,就连赵云估计也赔进去了。

与此同时。

巨大的爆炸声和人们的喊声混合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尘土味和血腥味。
没错,这里就是前线。

女巫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自从拖着一身伤的战士走入她的结界后,她就知道了。
这地方被结界保护的好好儿的,就连外边污浊的空气也隔绝了,这儿已经好到赵云想倒头就睡。

“嘶……你就是那个女巫?听着,我需要你帮……”
“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
“?!”女巫看着赵云的样子,帽子下的脸上浮现得意的笑。
“不就是回到过去,去杀了那个挑拨离间的混蛋?”
“既然你知道,那么我想你肯定也可以办到。酬劳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啊那么,酬劳的话……就要你所有的记忆吧,包括你对那个人的记忆。”
“什……?!”
女巫抬起手,耀眼的白光瞬间笼罩了整个地方,时间就像在这一刻凝固了。一瞬间,赵云只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撕扯,他仿佛能听到身上伤口直冒血的声音。
而这时候,赵云消失了。

不巧,女巫的地盘是没人可以看见的,至于赵云?另一回事。

“不我想这不能解释为什么会有个变态躺在我家里……长的还行吧……有什么用吗我靠?!他tm是裸着的只剩内裤的好吗?!!……我qnm……嗯……挂了。”

谁啊那么吵!好好睡个觉不行吗?
慢着,睡觉?

“我靠你醒了?”
现在的赵云不知道躺在谁家的地板上,那家的主人还贴心的给他盖上了毯子。

“还好你没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不然你就死定了。”男人坐在沙发上一脸嫌弃的看着躺在地板上的赵云。
赵•完全懵逼•云一脸惊讶,正打算起身,那男人就一箭步冲了过来把他按了下去:“我拜托你小子注意点形象成吗。”
“啊???”
“你不知道你是裸着的???”
对脸懵逼.jpg
那么这就很尴尬了。

男人把裹着毯子的赵云拉进了一个房间,站在衣柜前翻来翻去。赵云缓缓的观察着这个房间。所有物品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就连墙上的安排表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写上去,上边的字很豪放,但是很好看。
“喂你小子,先穿我的衣服吧。”
赵云与男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总觉得这猩红色的眼睛有些熟悉。
“好的,”赵云从毯子里伸出一只手接过衣物,“谢谢。对了,我是赵云。”
“吕布。”男人挑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只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不好要有麻烦了。
“额……”赵云觉得不好意思,可是他甚至不知道现在是几几年,更别提其他的了,“我可以在你家住上一段时间吗?放心我会出去找工作的。”
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反正吕布感觉赵云的眼泪下一秒就要冒出来了。吕布十分的无奈,他还只是个在上学的大学生,然而他感觉现在屁大点事儿已经发展成世界末日了:“为……不别那样看着我(赵云:突然狗狗眼)WTF可以可以得了吧!!”
“非常感谢!!!你真是个好人,要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肯定会选择报警……”
吕布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乎他若有所思的拿起手机,慢慢的说:“你说的对,确实报警比较管用,说不定还能让你想起什么。”
赵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方。

其实吕布没错,赵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内心深处总是大喊着不能这么做。所以,赵云立刻抓住吕布的手腕,把正准备打电话的家伙吓了一跳。

“嘶……赵云你?!”
“抱歉我,我想我可能,”赵云仿佛触电般的把手缩了回来,“可能没法这么做。”
“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是我感觉,如果你报警了就会有点不好的事情发生。”
“啧,你先换上衣服再说吧。这是我买小了的衣服,不知道合不合适。”

吕布放下手机,转身走出房间,顺手把房门关上。赵云走到窗前,窗不算大,但也不小,全玻璃——说实在赵云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看上去是玻璃——反正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太阳有点大,阳光经过其他建筑上的某种东西反射,刺得赵云眼睛疼。街上车和人都很多,高科技带来的快节奏让这个城市变快起来。

好吧,先换上衣服。

除了裤子有些长,其它的居然意外的合适。

“饭菜我热好了放在桌上,洗浴间在那边,你可以看会儿电视……都会吧?”吕布站在门口,提着个书包,准备出门。
“你去哪?”
“学校。”
“那,路上小心。”

这句话,已经很多年没人说过了。
这种感觉,呵。

“嗯。”吕布跨出门之前还小声嘀咕一句“没想到这些衣服居然还有用处”之类的。

现在是王历3199年,“管理局”刚刚建立起“魏”部和“蜀”部,正在从“管理局”特地建立的学校里吸取人才。
“管理局”特地建立起的某一个学校的名字,赵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吕布房间墙壁上的安排表,右下角有行小小的字,正是那个学校的校名。说实在的,赵云挺佩服吕布的,一个人生活没人照顾,但还考上了那个学校,那个学校挺难考的。
“我怎么知道这些的???”

已经是晚上了,窗外灯火通明,而吕布还是没有回来。赵云快速的洗了个澡,躺到床上去了。


有个人一直拿着张照片,照片上是谁看不清楚,而拿着照片的人似乎在叽叽喳喳的说点什么。

“这次的目标,只要杀了他,我们将会有很大的几率成功。”


家里的灯还亮着,吕布随手把包甩在沙发上,走进自己的房间却发现赵云在那睡得正熟。按耐着想要叫醒他的冲动,吕布慢慢挪到了沙发旁。


——未完待续——


海牙没错我开了个坑估摸着是长篇这只是个开端_(:3」吕布布和子龙ooc严重到爆棚,吕布布还被我写成了贤妻良母。
等等贤妻良母的
穿着女仆装的
吕布布
诶嘿嘿嘿嘿^q^(weisuo的笑容.jpg

之前忘记给看到最后的你比个哈特乐【给你一个那—————么大的哈特

老夫特要开始审核了。_。粮该怎么办啊。_。

Aye captain

蟹黄拌饭:


"Look around,Look around,At how lucky we are to be alive right now."


——The Schuyler Sisters





看了一些影评,说一点关于《加勒比海盗》说一点现在网上评论都还没说的点。


我关注的几个草根电影评论者(或者说粉丝比较多的电影话题自媒体,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影评师),对加5的评价都很低,批评的点主要有这几个:


剧本不动脑子,情怀泛滥,好莱坞式的流水产物。


怎么说,《加勒比海盗》骨子里流淌着毕竟是迪士尼的血,所以常规那一套骂好莱坞电影的说辞都能安在这部电影头上,包括“以特效夺取眼球”。


但是,加5还是不太一样。因为他真的彻头彻尾都是“迪士尼”。


除了加勒比中的海盗,迪士尼还创造了另一个经典的海盗角色——虎克船长。就是《小飞侠》那部作品的衍生。


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小飞侠里的套路在加勒比里也照样拿来用了,比如傻得要命的水手组合,环绕一个普通的女性的故事线,一些经典的桅杆上击剑的镜头等等。尽管加勒比的故事背景取自历史,人物更复杂,更成人化,但不得不说这些内容让它立刻变得卡通了起来。


《海洋奇缘》里毛伊对莫阿娜说:如果你是国王的女儿,穿着裙子,带着宠物,那你就是个公主。(这么说巴博萨可能是个公主。)


比如一点血缘论,海盗的儿子非得就是海盗。实际上电影里的各种主角嘴上说着不要,到最后都是海盗,如果没有成为海盗那就是死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可以说这种类型的海盗,只有迪士尼这么一家。




加勒比第一部是2003年上映的,我不知道看这篇文章的你们是什么年龄段的孩子,但是对我来说,这个时间是非常特殊的。


我稍微列一下一些经典系列片第一部的上映时间《哈利波特》2001年,《魔戒》2001年,《纳尼亚传奇》2005。堪称美剧在大陆的启蒙剧《越狱》2005年首播(一个现象级的作品。)


在这些时间段里,还夹杂着《侏罗纪公园》《终结者》等成功的好莱坞电影续作的上映。


如果是和我同时代的朋友,一定会有这么个印象,在十几岁的年纪里,被以上至少两部内容陪伴着长大。你不一定看得懂,你不一定会喜欢,但绝对看到过。


这就是时代的力量,它给你的记忆打下的烙印是很难磨灭的。


从《加勒比海盗》第一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4年,如果你在年纪还小的时候看过这部电影,你还记得在月光下,巴博萨与杰克的那场战斗吗,还记得赫敏教罗恩那一句羽加迪姆勒维奥萨(Wingardium Leviosa )吗,还记得纳尼亚的狮子吗?


仔细想想,前三部的女主伊丽莎白还是典型的玛丽苏,都慢慢变成加5这样透着十足女权意味的新时代女性了。迪士尼的与时俱进除了更厉害的特效和技术,还体现在这里。


而现在掌握话语权的一些影评者,就我猜测,还是年纪大了点,有些事情说不清,他们自有他们的作品会放在心头。就好像更年轻的孩子,会把后起的漫威放在心头一样。


《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2011年上映,至今也有六年了,六年能发生什么,六年至少足够让你忘掉一部电影的大部分细节。所以我翻了几个网站,评论居多是还是在解释1-4的剧情,现代人太忙,肯去看看系列电影前几部都很难。


所以加5无法更有新意,我甚至觉得它也不用有新意。BGM一放,故事换个讲法再说一遍也没几个人会在乎。所以我们看到那些熟悉的情节又搬上台面。




德普胖了,中年迟暮,运气极差,就算磨皮也不是当年那个小麻雀了。


在加5里,他不再像前四部那样机敏,不再运筹帷幄,不再用“海盗把戏”让每个人对他都又爱又恨。


伊丽莎白从未在儿子面前提过他,他严重酗酒,没有黑珍珠,没有船员,甚至背叛了他的罗盘。尽管他又一次被卷入危机,又一次被亡灵追着满大海的跑,又一次需要拯救所有的海盗,但是时间让他温和了起来,认命了起来,他被后辈们赶着往前走,该帮就帮,可依然能看到岁月给他的疲惫感,多厚的烟熏妆也没能盖住。


他护送着后辈解除诅咒,完成一项又一项的新任务,还要看着他亦敌亦友的敌人死在他的面前。(赫克托 巴博萨的演员快要70岁了,这便当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吐。)


也许有那么几个瞬间,恍惚间你似乎看到了巅峰时期的杰克,他轻巧地跳在桅杆上,似乎还能将大海捏在手心。


但随后,又马上明白过来不过是记忆的一时错乱罢了。


这样一个杰克,怎么让人对他苛刻得起来?


服老比战死,是更令人悲伤的英雄迟暮。




也许和金刚狼一样,这个时代的我们大概很难改变演员带给我们的原始印象了,德普将永远是心中的杰克。


加5的最后,诅咒全部解除,威尔特纳和伊丽莎白相拥,黑珍珠终于只剩下一个船长,我们的杰克握着罗盘,说:“我在天边有一个美丽的约会。”


停在这里也没关系,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也可以。


他们好像都还活着,飞翔的荷兰人号无法再渡亡灵,所以杰克要去天边救回他的老对头,女巫随着英国海军的船变成一个永恒的迷,海盗还没有亡,大航海时代没有结束,杰克还有生存的空间,戴维琼斯在彩蛋里吓唬人。


停在这里也没关系,也可以说,加5在我心里已经是完美的收官作了。毕竟有的时候,故事最仁慈的结局,是没有结局。





Aye captain!


黑珍珠号永远有两位船长。





有种悲伤叫做我又掉了一个很冷的坑











旁友看超兽武装嘛

港真真的超级感谢给我评论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我的各位!!!!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